一万个冷笑话_最新冷笑话|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红歆尘泥(第21章)・卷地风波-

来源:心情故事网   时间: 2021-04-05

二十一、卷地风波

    落地灯柔和的灯辉下,一颗瘦削的头颅上,显现出掺杂的银丝。
一榻,一几,二凳;小圆桌上搁一台电视DVD连体机,播放着《六十年大庆阅兵式》,侧边,一扇磨沙彩陶玻璃门,隔开相连的洗手间。
    被浅粉色墙纸铺陈的墙壁上,一副张大千的高仿《山河大魂》,虎踞龙盘地俯视着这陈设简洁的斗室。
    苏薇翻翻身,仍闭着眼睛,伸手在小茶几上索索的抓着什么。正在读报的王总便从烟盒中抖出一枝烟,递给她:“还在吸这玩意儿?”
    “嗯,习惯了。”苏薇熟练的点燃,猛吸一口又缓缓吐出:“有时,太紧张寂寞,吸一枝,提提神。”
    王总放下手中的报纸,一手慢腾腾的扇着淡蓝色的烟雾,一手拍拍她赤�的肩头:“这世上,有人恣意放纵,有人严于律已,都是为了生活,小苏,你呢?”
    “我在其中,放纵又律已,不上天也不入地,就为了找点小钱。”苏薇又缓缓吐出一口淡蓝。
    她瞧瞧王总手中的《×××晨报》,见他正全神贯注的读着,不禁笑笑道:“王总,你真成了市人大代表啦,这时候也不忘参政议政?”
    “你说对了,即然当了这个和尚,就要撞这个钟。不掌握每天的大量信息,如何为民鼓与呼?你看现在这社会的,就业难呵。”
    “这好像与你的生意没多大关系吧?”苏薇淡淡到:“就业越难,你们老板不是越高兴吗?奇货可居呵。”
    王总凝重的摇摇头:“就业难,说明产业萎缩,货币流通迟滞,不是好事呵,这个,你不懂的。”,“我是不懂,我就懂男人需要××,个个是骚公鸡。”
    王总对苏薇的粗口忍不住笑了,捏捏她的鼻子:“你呀,你就知道这些,说点高雅文明的不行吗?你还是大本哩。”
    “大本小本,没钱快滚!对不起,我早就返璞归真了。”苏薇懒懒的弹弹烟灰:“怎么着?春宵一刻值千金,王老人家,就这样干耗?”
    “那你有什么新鲜玩意儿?正好我也读累啦。”王总扔下报纸,搂住她:“我讨厌老是重复旧的一套,你也应该与时俱进,推陈出新了。”
    苏薇微微晒笑:“是吗?那咱俩今天来个龙凤斗,壁上观,让王总开开眼。”,王总微笑着,沉默不语。
    对他了如指掌的苏薇知道,这是王总标致性的招牌动作——同意!
    片刻,打扮妖娆的一男一女进了斗室。先是朝坐在榻榻米上的苏姐和王总致敬,然后,各自宽衣解带,当着二人面开始搂抱激情表演……
    王总无动于衷的看着,觉得那个高个子男孩儿挺眼熟,又实在想不起到底在什么地方看到过他?
    一阙表演完毕,王总扔过去几张百元钞,扭头问小苏:“这男孩儿是新来的?”,苏薇摇摇头:“以前专派在外出钟的,才收回来干点杂活。”
    “姓什么?”,苏薇含笑盯盯他:“我们都叫他七号小斗,小斗不错,对公对母都行,技术一流,要不要试试?”
    “你误会了。”
    对男色毫无兴趣的王总说:“我只是觉得他眼熟,一时想不起来了。”,“他姐姐在你儿子手下哩,有名的钢管舞明星,你会想不起来?”
    王总恍然大悟:“哦,云彩嘛!那么说,他是”,“他哥,阿洪。”
    王总突然问:“听说你爸妈都去世了?是这样吗?”,阿洪点点头,“唉,生死有命,千年轮回呵,人啊,今天不知明天运,该高兴还是高兴吧。”王总又扔给去一迭钞票:“阿洪,给你的。”
&辽宁癫痫病医院nbsp;   阿洪拾起还没开封的百元大钞,低声说:“谢谢王总!谢谢苏姐!”
    “不谢,你们兄弟妹都在帮我,我该感谢你才对。”,王总感概地说:“穿上衣服,都出去吧。”
    二人出去后,苏薇道:“王总菩萨心肠,对比之下,我是不是蛇蝎女人啦?”,“牢骚满腹不可取,小苏,这二年有长进,可还没改掉坏毛病,哎,我该走了。”
    瞅见王总坐进陈色一般甚至还有点破旧的普桑走了,阿洪才靠在软背上吁口长气。
    自从爸妈过世后,阿洪总是提不起精神,一急说话就口吃,甚至还感到心悸。他知道,这是自己受了刺激后的变化,再这样下去,就真正完了。
    妹妹也提醒到,再不注意,他这个二十二岁的年轻生命,就得划上个大大的句号了。
    回望人生,灰途漫漫。俩老的意外过世,让俩兄妹团结起来。官司打完,车祸赔款却大半给了律师和老妈的后事料理,剩余的谢惠全投入了对哥哥的医治。
    经过一段时间的医疗,阿洪病情得到了控制。曾因吸毒而青中带白的脸,也有了些微的红晕。
    然而,此时的阿洪,身无一技,且弱不禁风,近一年多的恶习和好吃懒做,深深的潜伏在他灵魂深处,这是非心理医生所不能医治的绝症。
    更无情的是,生活要继续。

    老妈去了,俩兄妹倒是省掉了过去的烦恼;老爸去了,却是倒了屋子中的大柱。
    须知,那老房虽旧,一个月的水电房租煤气费,也要二百多块,还有什么上网费清洁费什么的,全是老爸默默无闻的按月交纳。现在,这费用落在了俩兄妹身上。
    谢惠倒是没说什么,接着顶了下来,可作为哥哥的阿洪却感汗颜,再加上每天的吃喝拉撒,处处要钱,让习惯于大手大脚的他如丧考妣,惶恐不安。
    他也曾多次到人才市场找工作,可是奇怪,人家一看见他就毫不犹豫的拒绝,如此,彻头彻尾的摧毁了阿洪最后一点��存的信心。
    走投无路之际,他到底还是去找了苏姐。
    自然,就他目前这身子骨和精气神,再外出钟是不可能的了。苏姐便将他留在院内干些杂七杂八的事儿,临时有不太挑剔的客人,也可以随便凑个角儿。
    苏姐想,毕竟阿洪还年轻,这段时间缓过来后,也许还可以是一棵摇钱树呢。再说,他也懂事听话的。
    请问有谁个老板,不喜欢听话和懂事的手下呢?
    阿洪靠着软包的背头,休息一会儿,与他常演对手戏的那个女孩儿过来了:“阿洪,苏姐叫你去一下。”,阿洪问:“什么事呀?”
    “去嘛,问什么?老板叫到,不是好事就是坏事。”,阿洪想想,拍拍自已的脑袋瓜子,慢腾腾的去了。
    美容院院长办公室,在贵宾室的侧面。是一间带卧室的宽大一室一厅。苏姐见阿洪进来,瞪着他手一伸:“忘记啦?拿来!”
    阿洪忙从那迭百元大钞上,点出六十张递过去:“苏姐,对不起,我刚才上了个厕所。”,“上厕所上了一个多钟头?少跟我玩心眼。”
    该死的麻古啊,一经吸上,哪能扔掉?
    重操旧业,再加上精神空虚,阿洪瞒着妹妹又吸起了麻古。在院内干杂事,除非不临时凑角儿,每月就只有四五百块钱的基本工资,尽管好歹还有二顿不好也不坏的工作餐蹭,这也足让阿洪灰心失望,不胜烦恼。
    接下来,就是借。对于借支,苏姐历来是慷慨解囊的。
    如此,短短二三个月,居然就借给了阿洪四千银子;即然是借,而且怎么确认自己是不是癫痫?是三分利的借,当然就是应该还的。道上的人都得讲个信用,有借有还,再借不难。要不,谁借给你呢?
    苏姐要了债,数数手上嘎巴嘎巴响的钞票,又放进验钞机哗啦啦一穿,再哗啦啦的一穿,顺手扔进抽屉,对阿洪挥挥手:  “去吧,下午记得将床具认真洗洗,把那脏痕迹刮干净。”
    “嗯,记着哩。”
    “还有那厨房的蒸笼,也帮师傅一起洗洗。”
    “嗯!”
    “哦,别忙。”苏姐喊住了正要转身出去的阿洪:“还有个事儿,你坐下。”
    阿洪不解的坐下,只见苏姐将一张碟片塞进DVD,那角落处的落地大液晶便出现了一个赤身�体的女孩儿……
    苏姐说:“我总觉得这漂亮女孩儿眼熟,好像是你认识的,你帮忙看看是不是?”,阿洪振作精神细看看,一看之下,脱口而出:“哎呀,这不是丽儿吗?”
    “还真是你认识的,是不是那次来看守所接你的女孩儿?”苏姐有些兴奋:“丽儿?你刚才说她叫丽儿?”
    阿洪茫然四顾:“呵,啊?是的,她叫丽儿呵,怎么会是她?苏姐,你哪来的这碟片?告诉我,你哪来的这碟片?”
    “朋友送的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苏姐瞪瞪他,不屑的说:“是她又怎样?除了年轻一点,还不是腿下一缝凹进去,胸前二陀凸出来?
    我还以为是什么贞女节妇哩,拍�照?干吗不直接买?这样更来钱。我说阿洪,你想法去把这丽儿弄来,我重奖你,说了算!”
    啪!啪啪!眼前人影一窜,三记耳光重重击在她脸颊;苏姐呆住了,一时竟忘了还手。
    但她马上清醒过来,肘击脚踢拳打,毫无招架之力的阿洪被打得节节后退,蜷曲着身子蹲缩在地上,口鼻沧血。“你敢打我?猪狗不如的东西。”苏姐还不解恨,又冲上去。
    却不防阿洪一下抽出把锋利的满尺,站起来一下抵在她的胸口:“再进一步,我阿洪今天就不认得你是苏姐了。”
    苏薇只得退后一步:“你吃了豹子胆?敢杀我?”,阿洪将刀一横“别逼人太甚,你的碟片是怎样来的?”
    “我已经说了,是朋友们送的。这小贱人是你什么人?你这样不得了啦?”,苏薇有些吃惊:病虎尚且伤人,这阿洪年轻到底血气方刚,要提防着呢。
    看样子,他八成喜欢丽儿,要不,何故如此?
    “你的哪些朋友?在哪儿?说!”,阿洪几乎是咆哮如雷,紧紧逼上一步:“快说,不要逼我动刀。”
    苏薇赫然道:“即便说了你又能怎样?人家花钱买的,纯粹娱乐娱乐。这种碟子,大街小巷到处都是,花上十块五块的就可以买到一大堆,你管得着吗?”
    “我美丽吗?我健康吗?是×××婚庆公司让我如此美丽,是×××婚庆公司让我如此健康!来吧,年轻的朋友们,像我一样参加进来,一展你青春的风采吧!×××婚庆拍摄有限公司,人类美丽健康的乐园!耶!”

    液晶屏上,丽儿裸露着美丽性感的魔鬼身材,快乐的笑着双手举起做着V字。

    “天啊,快把它关了,关了。”阿洪绝望的喊着,挥着刀子:“你把它关了呵。”

    苏薇慢慢走过去,啪地关了一体机,取出碟子向阿洪耸耸肩:“阿洪,现在我知道了,你爱着这女孩儿。可人家为了钱要拍碟片,你也管不着的。

    不是吗?就像你愿意做鸭子,你妹妹也管不着你一样,个性自由嘛。收起你那所谓的男人自尊心,现代女孩儿不会再为了一个男人活着,守着贞洁,你省省吧。”
中医治疗癫痫有新方法    苏薇的嘲弄,无疑是在往他心上捅刀子,阿洪脸色越来越苍白,白而转青,青中带紫……
    二十二岁的他,如果是一步错,步步错的话,在他满是绝望的心灵深处,这之前还有一丝温馨存在,那就是对丽儿的爱情。
    尽管是单相思,即便是在吸食麻古,在和那个所谓的女朋友呆在一块,或出钟屈辱地在客人身下挣扎,他的脑子仍留有丽儿快乐的身影,如花的笑靥……
    野性十足的丽儿,在阿洪眼里,是一朵鲜花,那么美丽;是一缕阳光,那么灿烂;是一支歌曲啊,传唱得那么单纯悠然……
    然而,现在,一切都被残酷的现实打破了!一切都成为了过去……
    “哈哈哈!”阿洪突然扬头大笑,笑声凄厉噤人,苏薇下意识的想拿电话叫人。阿洪刀锋一闪,对准她胸口:“别动,把碟子给我。”,苏薇想想,将二张碟片扔给了他。
    阿洪回到家时,朵儿正和妹妹神色慌乱的说着什么?见阿洪回来了,二女孩儿嘴唇抖动着,想说什么又相互望望,欲言又止。
    阿洪喝下一大嘴凉水,抚着满是水珠儿的嘴巴问:“朵儿,好久没见你了,难得你还是那么青春漂亮,你不恨我了吧?”
    朵儿红红脸:“我恨你什么?为什么要恨你呢?”,“原先我尽管叫你死八婆,唉,不要多我的心,要多想我的好处。”
    “真是的,我都忘记了。”朵儿看看云彩:“你就别再提啦。”,“阿惠,我还没吃中饭,下碗面来吃吧。”阿洪懒洋洋的叹口气:“昨天你弄的佐料还有没有?”
    谢惠站起来:“还有呢,这样吧,我和朵儿都还没吃,我煮点饭,炒几个小菜就行,很快的。”
    朵儿瞅瞅窗外,窗外阳光渐淡。冬日下午的太阳像个烙红的大圆球,歪歪斜斜的挂在高楼上;映入眼帘的是花花绿绿晒晾的衣裤被子,一管笛子在窗下鸣鸣咽咽的吹着。
    窗下无盖的拉圾堆发出了一股股霉臭……
    稍远处,是林立的高楼大厦,那是不属于她们的另一种生活与另一样记忆。
    自从吴队那儿看到了丽儿的裸体写真集,惊愕不安的朵儿终于忍耐不住告诉了云彩。二女孩儿叽叽喳喳的商量了大半天,也没想出个好办法。
    朵儿垂着头淌着泪,绞着自已的手指道:“还不知丽儿本人知不知道?唉,都怪我当时没拦她,天杀的婚庆公司和工作室呵!
    说得好好的,怎么将人家女孩儿赤身裸体的弄成碟片到处卖呵?怎么这世界上到处是陷阱啊?丽儿知道了怎么办?还有她那教师老爸和极重面子的老妈,知道了又怎么办?”
    谢惠幽幽地劝道:“这不怪你呀,真的。丽儿太天真,现在这人呢又太狡诈。唉,要不,我们给丽儿打个电话问问吧?”
    朵儿忙摇手:“我打过,不通。怪了,莉莉的也不通,也不见她俩主动打我的手机,她俩这二天就像从这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她疑惑的瞅瞅云彩:“不会出了什么事吧?”,“你们是多久分手的?”,谢惠像个私家侦探,老练的追问:“不可能手机没电啦或没听见或遗失什么的了吧?”
    “就是上前天晚上,我们三人为你打抱不平,捶了那可恶的研究后分的手。这二天我有点事,还真没顾上得上细想呢。”,“嗯,二天啦,我想,不可能有事吧?”
    眼下,云彩正在厨房做饭,朵儿便抽空到了阿洪的小屋。
    阿洪正若有所思的仰卧在木床上想着什么,见朵儿进来,便立起来让坐。朵儿一屁股坐在床头的破沙发上,开口直奔主题:“阿洪,这二天你看见丽儿没有?”,阿洪淡漠的望望她,摇摇头。“手机也没打过?”,依然是摇头。
 &nbs癫娴病患者忌什么食物p;  “怪了,真失踪了?怎么回事儿?”朵儿捂着自个儿的脸,喃喃自语:“莫非真出了什么事情?”,“你说谁出了事情?没头没脑的。”阿洪瞟瞟她:“谁呀?”
    “丽儿呀,我们已经二三天没联系了。”,阿洪依然淡漠的摇摇头。朵儿的手机响了起来,朵儿摸出手机一瞧,叫起来:“云彩,快来快来,好像是丽儿打来的。”
    云彩从厨房奔出,挨着朵儿坐下:“接,接呀,快接,我听得见的。”
    “喂,我是王燕,你是丽儿吗?”,“哦,是王燕。我是丽儿她妈呀,丽儿在你那里吗?”,“没有哦,没在我这儿。”
    “啥?没在?这死丫头二天没回家啦,到哪儿去了?天呀!鸣!”
    “阿姨,你别哭,别哭,丽儿真的没在我这里,到底出了什么事?”
    那天,丽儿正在家中闹得轰轰隆隆,不防被一记重重的耳光抽了个旋儿,跌倒在床上。一向与她是哥儿们的老爸铁青着脸,怒不可遏:“你读的哪门子书?我看是白读了,有辱斯文。你长大啦,与我们有代沟啦,你成了家里的活菩萨啦,说不得摸不得看不得?
    我和你妈一把屎一把尿的将你带大,就为了今天?白养活你了。我告诉你张丽儿,我早就看不惯你对你母亲平时的恶劣态度,这就是你们80后所谓的性格?所谓的个性?
    你们太不像话,太不像话了嘛。你们眼里还有没有王法?眼里还有没有‘尊重别人’四个大字?你们还知道不知道国仇家恨?礼义廉耻?还知不知道自己是中国人?”
    老妈在一旁捂着脸颊,平时丽儿对自已所有的不敬,所有深藏在自个儿内心的委屈,此时,全化成了无声的眼泪,慢幽幽的渗出了她已不再年轻而显得苍老起皱的手指。
    面对怒目而视的老爸,丽儿蒙了。
    自小亲老爸疏老妈的丽儿,记忆中从没挨过老爸的怒斥,更莫说挨打了。那时,聪慧好学连跳二级的丽儿在老爸的班上课。
    老爸的教学,嗨!没说的。四五六年级一路教上去,全班次次考试名列学校榜首,丽儿在其中受益匪浅,精上加精。
    然后,全区的小学校都知道了,×××求精小学有一个父女班。父亲是班主任,女儿是班长,父女班年年考升入重点中学的名额,全校第一……
    哦,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就此远去了吗?
    亲爱的的老爸,难道真是我错了?我已经长大了哦,我满了二十岁啦,为什么我不能有自己的个性和隐私?为什么我就该低眉顺眼的活着?
    就因为我是你们爱情的结晶,就必须重复你们的生活?你们的思维你们的习惯?就必须遵循你们的道德观和你们的价值观吗?就应该像你们那样困难重重牢骚满腹的生活吗?
    委屈害臊加恼怒的丽儿,往床上一滚,大哭起来。
    从未见宝贝女儿如此伤心的老妈吓坏了,忘记了自已的委屈,忙着去安慰她:“丽儿,别哭了,是妈不好,是妈提议开你的抽屉。要怪,就怪妈吧。
    妈其实是担心你,怕你有个三长二短,或者在外面上了别人的当。现在外面太乱,你爸也是为了你好呵,乖,快别哭了,别哭坏了身子。乖,听妈的话。”
    老妈劝说着,一面弯腰去拉宝贝女儿。
    老爸余怒未消,厉声说:“让她哭。她今天哭,以后才会笑。老太婆,我们走,别管她。”老妈瞪老爸一眼,又俯身去拉丽儿。
    鸣鸣鸣!本已渐小的哭声又大了起来。
    不过,这次哭的不是丽儿,而是莉莉了。

 

    (未完待续)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的方法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都有哪些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植物网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南昌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症状   成都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湖北癫痫病专科医院   济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郑州专业的癫痫病医院   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全国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怎么治疗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河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费用是多少   黑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   陕西癫痫病专科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