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个冷笑话_最新冷笑话|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残雪恋歌-[爱情小说]

来源:心情故事网   时间: 2021-01-09

  残雪恋歌

  (楚洛雪 凌浩宇  聂欣 )

  消失的不止是那喧嚣的东风,还有寄于残雪的思念….

  错过的不止是那寒冬的暖阳,还有隐匿的青春…..

  她用力曾想拥抱的世界,其实早就渐行渐远,这个世界每一秒都在错过,每一秒也都在遇见,但有些人,有些事一旦逝去,便是永远。

  她曾用力的忘记他,但就像可怖却甜蜜的梦魇在每个漆黑的夜晚轮回在脑海中放映。

  时间顺着那条记忆的长线,倒回那最开始的点……还是他拿着偷来的烤番薯塞进她怀里,傻兮兮的笑道:“吃吧。”

  还是他抱着她目光温柔的看着她,道“还冷吗?”

  还是他在她哭泣的时候摸着她的头,笑道“没事的,你还有我。”

  还是他陪她走过那清冷的街头,那欲望交错的霓虹灯……还是他,太多那一些她无数次憧憬的童话,却犹如蜘蛛编制的甜蜜陷阱,让她一步步沉沦。

  第一章    相遇

  还记得,那个夜,雪似上帝遗忘得孤儿各自坠入昏暗的角落,闪烁的霓虹灯到底承载了多少人的欲望呢?她站在酒吧的吧台,脸上露出妩媚的笑。 “小姐给我一杯伏特加。”她一点点舔去留在嘴角的酒迹,那种致命的性感,配上她妩媚就像那暗夜的蔷薇,一双8公分的红色高跟鞋,一头金色的波浪长发泻过肩头,一双如黑曜石般折射出妩媚的光芒,修长的双腿,S型完美曲线,还有那如玫瑰半绽的唇瓣,无一不吸引男人靠近。

  果然,一个拿着高脚杯的中年大叔,正了下自己的领带,向她走来。“美女,一个人。”说着手不老实的游走在她的大腿上,从下面不断往上,她一把把住大叔的手,嘴角翘起一个妩媚的弧度,大叔突然大笑起来,靠近她耳边,吐着热气。“你多少钱呢,嗯?。”说着又猥琐的摸了她大腿内侧一把,她咯咯笑了下,在大叔耳边说了几句,便挽着大叔的胳膊向包间走去……过了很久,她从酒吧走出来,握着500块钱,她自嘲的笑起来,她楚洛雪原来就是这样贱呢?为了快速的挣钱,原来自己也可以这样贱呢?她摘下金色的头套,身上都是那老男人腐烂的气息,让她作呕。把那双廉价的高跟脱下来换上原本的帆布鞋,这样的她又恢复原来的高中生形象,大概有些讽刺吧。

  又要回家,那是所有痛苦的源泉,为了替父亲还那些所谓的赌债,干着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就连家都在那昏暗的角落,那是街头偏僻的小巷,她在巷头,耳朵里传来一些细细碎碎的骂叫声:“小子,在***偷东西,就剁了你的手,走!”

  这种事在这一带,也都司空见惯了,她缓缓走入巷内,借着白雪反射的白光,她遇见了他,那种相遇,大概也就是如此让她认定了他是和她一个世界的人,上帝的弃儿。他明朗的五官,却增添一抹血红顺着他的额头淌下,他英气的眉微蹙,双眸紧紧的闭着,大概是太习惯了,她本想转头离去,却在抬脚的时候停下来,是个被咬了口的番薯,她微征了下,就好像那道被岁月隐匿的伤疤被硬揭开,再次卷土从来,那个曾经饿到发昏的自己手中拿着偷来的烤番薯,却被老板一巴掌掀翻在地,血就顺着嘴角溢出,那段曾经就好像罪恶的梦魇紧紧扼住她的咽喉,泪就那么不争气的流下来了,是呀,同样的一幕幕就像重现的落幕影幕,只是换了主角。她走向少年,也许是同情,还是怜惜,她吃力的扶起他:“喂,还活着吗?”

  少年一手推开她,却踉跄了几步,险些跌回去,她急忙向前扶住他;“都这熊样了,还撑什么能。“似乎少年也意识到什么,也便任由她去,她扶着踉踉跄跄的他走在繁华的街头。“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她轻佻的瞅了他一眼。他低着头,并无回应。:“算了,我都懂,你在坚持下,马上就到诊所了。”过了一会,她扶着他,拐进一个胡同,里面是一个破旧的老诊所,她刚走进去。“呦,洛洛,你的男朋友。”说话的人是一个几近25 ,6的男人,穿着一套白大褂,嘴里叼着抽了一半的香烟。用着一种厌恶的眼光看着他。

  “聂欣,你是眼瞎了,还是咋的,他是病号。”她狠狠的瞪了聂欣一什么病症状会口吐白沫眼。

  “你就这么盼我瞎呀,我要瞎了,谁给你看病呀!”聂欣猥琐的看了她一眼。

  “别跟我犯贱,快点,帮我看下他。”

  “遵命,我的公主。”说着聂欣把他付到医用床上,麻溜利索的处理下他的伤口,“他怎么样?”她看着床上躺着的少年,左胳膊上缠着厚厚的绷带。

  “没什么大碍,休息一阵子就没事了。”

  “那活都干完了,你要怎么回报我呢,我的公主。”说着便用猥琐的目光看着眼前的女孩。

  “***,那,给你钱,真是。”随手甩给聂欣100元钱。

  过了一段时间,大概是有些疲惫,她就在床边的椅子上睡着了……天天渐渐亮起来,一缕黎明的阳光,洒向每一处街头巷角,少年缓缓睁开双眼,阳光晃着他的眼睛,他不禁闭了闭,他坐起身来,却看见女孩就那样的趴在床边,恬静的面容,双眼微微的闭着,那如禅翼幽长的睫毛微微的颤着,小巧的鼻子,那张如半绽玫瑰般的唇瓣微微张着,就好像上帝遗忘在人间的天使。

  其实若她不讲话,是真的很漂亮,他摇摇头。随即拿起床头诊所开病单的单子,扭开那用的掉漆的黑钢笔,写了一些字,放在床头。他轻轻下了床,快步走了出去,又是一天偷盗生活的开始。

  第二章    相知

  “洛洛,都几点了,还不起。”聂欣推了推在椅子上睡了一夜的楚洛雪。

  “真是……”她揉揉眼睛。

  “咦,那小子人呢?”

  “早走了。”说着向床头柜去拿,那所剩无几的香烟。

  正当聂欣拿的时候,却瞥见了他走时留下的纸条。

  “嘿,那小子留给你的。”

  “都多大了,还玩写信这一套。”她一把将纸条从聂欣手里夺回来。

  “嗯,我叫凌浩宇,昨天谢谢你,现在我没有现金,到时候钱一定还你,这是我qq号,还有电话号,随时联系。”她读着他留的字条。

  “喝,还等着她还钱,老娘我早就饿死了。”虽然嘴上说着嘲讽的话,但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涌上一股暖流,就好似冬阳照在冰封的河面,很暖……“看来,你的春天到了呀,小洛洛。”说着聂欣的眸子暗了暗她不由得脸一红:“***!”说着就死劲儿拧了下聂欣的胳膊但是她大概不知道,魔鬼是如何编织这样的一个巨大的网,只待她慢慢走近。然后……她走出诊所,走在回家的路上“咕噜噜,咕噜噜……”肚子不争气的叫起来。

  “真是的。”说着她随手买了点小吃。

  回到家后,她从兜里掏出手机,也把他留的纸条拿出来,加了他qq。存了他的号码。不知道她总有预感他会跟她联系,无论因为什么。

  她就这样摆弄着手机,不一会一种困意袭来,她索性扔下手机躺在床上,缓缓闭上眼,大概太累了,每一天轮回不变的生活,那终究见不得光的工作,还有对自己非打即骂的禽兽父亲……想着想着,大概睡着了,就好了吧……可是那段隐匿在心底最深处的记忆,又如黑暗中巨大的手将她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那段回忆以心房作为帷幕,又一次放映。记忆中的男人伦起裤腰带,狠狠的抽在在角落瑟瑟发抖的女孩的背上,一道道血淋淋的伤疤,又填新痕,血就顺着女孩的背流下,“***,那个婊子跟人跑了,留下你这么个小杂种,看老子不抽死你。”说着男人更用力的打在女孩的身上,女孩泪不断流下,一双红肿的眸子却带着一丝倔强,狠狠的咬住下唇,似乎是防止发出痛呼声,又好似麻木不仁……镜头又开始倒转,那是个冬夜,寒风似鹰爪抽过女孩稚嫩的面颊,雪肆意的飞舞,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不禁也加快了脚步,一个女妇人一把甩开正扯着自己衣角女孩的手。朝人群中跑去。头也不回,小女孩�命追着;“妈妈…..妈妈……别走”

  妇人的身影融入人群中,“不见了,不见了,妈,妈…..”眼泪顺着她的面颊滑落……镜头又一次倒转,那无数个星月跌替,朝阳黄昏,黑夜黎明,依旧是那双手,如寂寞的触手勒住她的脖子。好难受,她拼黑龙江看癫痫病到哪家医院命想逃离的空间,在也跑不掉了。

  楚洛雪猛地张开眼,细密的汗珠顺着她的面颊滑落,胸口剧烈的起伏,眼角的泪痕触目惊心。

  落日的余晖斜斜的射入窗内,是预示着黑夜的降临……过了好久,直至最后一缕微茫也被黑夜所吞噬,黑夜又一次落下帷幕……她稳了稳情绪,坐在那破旧的梳妆台,带上那金色的头套,那头金色波浪卷发,还有那双8公分高的红色高跟鞋。又该开始这令人作呕的见不得光的工作。

  “玲玲……”大概手机qq吧,她拿过手机,翻开。

  “在吗?”

  “一会你有空吗?”

  是他,她的嘴角微微翘了翘。

  随手回到:“没空,那钱不用你还了!”她也不到为什么明明自己很想回有空的,可是发出的话,却是,算了……她出门往酒吧走去,依旧是那繁华的车水马龙,依旧是那欲望交错的霓虹灯……她进入酒吧,扭着盈盈一握的腰肢朝舞池走去,将身上的大衣外套随手撇给了一个看着目瞪口呆的小伙子。

  果不其然小伙子跟了上去,她也逐渐将身体贴向小伙,俩个人在舞池中热舞,她用手划过小伙的面庞,用力的扭着自己的腰肢,随即,转过身去,推开小伙,将手一点点抚过身体上每一处性感的曲线,那酥胸,翘臀被那黑色连衣裙衬托的更紧致,迷人,那双修长的长腿配上那奶白色的皮肤,简直如一朵致命的黑蔷薇。她又一次走向小伙,用大腿撕摸小伙的腿,眼中折射出妩媚的光芒。小伙一把搂过她,在她的耳边问道:“你多少钱呀?““呵呵,“又一次……过了好一会,她和小伙一起坐在吧台旁:“美女,留个qq吧,你真迷人。”

  “这样吧,一会我一个朋友也来,我们一起来玩怎么样,多给你加钱的哦。”小伙猥琐的看着她,她对小伙妩媚一笑。过了一会,她专注的看着那个调酒师,每一天每一天,不断重复,不断重蹈覆辙……“嘿,黄磊,你是今天大捞了一笔,竟来这种场所。”熟悉的声音犹如一根刺扎入她耳膜,是他,那犹如一双黑暗的手狠狠揪住心脏,一股酸楚从体内涌上大脑,他知道会怎样?我该怎么办?明明只是有过一面之缘的陌生人,为什么?她背对着他,如果能一直这样该多好“干嘛这么说,好不容易今天点儿好。”说着小伙走向前,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趴在他耳边道:“看,那边那个妞,老辣了,活相当好。”

  他笑了下,随即目光扫了她一眼,那目光似鄙夷,又似嘲讽。突然一个女孩趴在床边那若天使般恬静的面容浮现在脑海,同样是这样娇小的身影吧。

  “喂,看呆了。”

  “喝。”他不屑的磁了声。

  她的心猛的跳了下,那种如锥子般扎入心脏的刺,痛……不她不能,不能让他知道,她猛的站起身,几乎是用跑的方式,头狠狠的低着,,,,但手腕被猛的扼住:“我给过你钱吧,昂。”是小伙。

  藏不住了,对呀,怎么可能瞒得住,算了,就这样的,反正也不过是个陌生人,有什么关系。她蓦然回过头,当时她不敢看他,但她能感觉到他在看她,以一种鄙夷,唾弃,的目光。

  那是她吗?他诧异的盯着她,她就像一只受惊的兔子,肩膀轻微的颤动。

  她努力的相以自己一贯的语气道:“这摊生意老娘我不接了。”说着掏出钱一把砸在小伙的身上。随即快速跑出去。耳朵传来小伙的叫骂声,还有是他,他劝说的声音。

  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往家走去,他知道了,什么都知道了。算了……知道又怎么样呢“楚洛雪,你等等,楚洛雪 。”是他,她加快了脚步,该死,她索性甩掉高跟鞋,赤着脚快步向前,像疯子样没命的跑,但怎奈何他几个大步,他一把从后面抱住她:“其实,我都懂。”她以为他会质疑她,会鄙夷她,会唾弃她,但是他却……她的眼泪瞬间决堤:“谢谢你。”

  “那,走吧,带你去吃好吃的。”他对着她笑了笑。她看着他那含笑的星眸。心头涌上一股暖流。大概就是这个时候,她喜欢上了他,也成功掉入了那甜蜜的陷阱……他带着她去吃了烤肉 。领着她漫无目的的逛着。聊着漫无边际的话题。

  “对羊得羊癫疯怎么治,洛雪, 你有男朋友吗?。”他看向远方,似漫不经心,又似……“干嘛?难不成你是看好我了。”她调侃道“说什么呢,怎么可能,又不可爱,又不温柔,就脸蛋还算漂亮。”他声音突然小下来。脸上出现了可疑的红晕。

  “哈?人家明明是可爱无敌美少女。”

  “切。”

  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唠着,如果时间能静止该多好。但十二点钟声终究会敲响不是吗?

  他送她回家,在到楼下门口的时候“哦,你家住在这哦。”

  “怎么了吗?”

  “没事,对明天有空吗?”

  “这算是约会的邀请吗。”她轻佻的道,但心里其实很期待。

  “你说算就算吧。”他对她笑了笑,手不自觉的摸了摸她的头。

  她拽了拽他的衣角。“有空吗?”

  她轻轻点了点头。

  “那。明天见。”

  “嗯,明天见。”她的脸爬上一抹红晕。他就像冬阳,慢慢融化她的心,慢慢治愈那段黑色的过去。

  她回到房间,一把拉开衣橱,明天穿什么好呢。真是的。

  第二日,她早早的起来,画了个美丽的清纯的桃花妆,摸了个粉粉的嘴嘴穿了个小清新的小西服。

  “主人,来电话了,主人来电话了。”她一把接起电话,“我在楼下了。准备好了吗?”

  “嗯,我马上来。”她走下楼去,微微征了下,他站在巷口,一缕阳光从他的脸上泻下,那双星眸含笑的看着他。

  他看着她,她与昨日的性感不同,而是脱俗,一头栗棕色的卷发泻在肩头,一双如秋月般的水眸,配上她奶白色的皮肤,就好似那不容玷污的白玫瑰,美的摄人心魂。

  “怎么了,美的让你不能自己了吗?”但全被她的这句话所打碎“你要不说话。确实是个美妞。”

  “你什么意思?”她故作生气的别过脸去。

  “没什么意思,意思是你最美。”他无奈的摇摇头“这还差不多。”

  “那,我的女王大人,可以走了吗?”

  “嗯……”他们一前一后的走着,其实她感觉有点别扭。其实自己不该这样贪心吧,毕竟他没像其他人那样唾弃她,不是吗?自己又怎能幻想那些,但是……她拽住他的衣角。“怎么了?”

  “我手好冷呀。可以让我牵着你吗。”

  “昂,你说什么。”他故意想逗逗她。

  “我说我手很冷,白痴,哼。”她恶狠狠的白了他一眼,随后朝前快步走去。

  他无奈的摇摇头,向前的跑几步,拽住她的手“这样,还冷吗?”

  她的脸瞬间涨的像苹果一样红,一种叫做幸福情愫涌上她的心头,那是从不曾有过的,很温暖……他们逛了很多地方,他带她去做旋转木马,带她去做摩天轮,带她去吃他最爱吃麻辣香锅……但在美好的约会也会有散场,再美好的憧憬过后,是无边的黑暗,就如陷入那巨大痛苦漩涡……她把他送回家,她看着他的背影淡出她的视线,她突然有种害怕感觉,害怕这一天就这样过去,害怕他会不见:“浩宇……”她朝他他走的方向跑去“浩宇……”她急切叫着他的名字就好像他会随时不见。他回过头用力的拥住她”乖,没事的,我在。“说着抬起她的下颚,轻轻吻上她的唇”洛,我好像喜欢上你了,你说怎么办?”

  她用双臂缠上他的脖颈,加深了那个吻。“我也是,好像喜欢上了你这蠢蛋。”

  第三章         相离

  童话终究是童话,那种福终究是彼岸花可望不可即……在之后他们也见了很多面,约过很多会,但这段短暂的幸福迎来的是更大的伤害,更大的悲伤。

  那一日,雪下的那样大,就像被上帝弃儿被洒在各个昏暗的角落,一如他们刚相遇的时候。

  “呦,浩宇,有空吗?”聂欣依旧叼着抽到一半的烟。<长春癫痫病治疗贵吗/p>

  “怎么了吗?”他看了他一眼。

  你先跟我来个地方,“到底什么事?”他不耐烦的蹙起眉。

  他被聂欣带到了一个地下室,那里很冰冷,没有一丝温暖……“这是她被十几个男人强暴的地方,他那个禽兽一样的父亲为了还赌债,将她女儿楞给那些男人,这些,你知道吗?”

  “那又怎样,我不在乎,我喜欢她。”他吼道

  “你不懂,有太多,她受过太多伤,以你一个小偷,你以为你能给她幸福?”

  他沉默了,是呀他能给她想要的幸福吗?

  “而且,我会带她走,离开这个地方,这几年我心疼,看着她,为了赚钱……不过现在我也赚够了足够的钱,我会带她走,希望你想好,放手吧!”聂欣叹了口气……在回去的路上,他想了很多,是呀,这样的自己能给她幸福吗?算了……放手吧……他走到她家楼下,他犹豫的拿出手机拨通她的电话,就在拨通的瞬间有挂断了,他怕,但是,又能怎样呢?

  瞬间手机铃声响起,他看着屏幕显示的号码,没错,是她 。

  他缓缓的接通,就好像用力一辈子的力气,一辈子的勇气。“浩宇,怎么了?”

  “刚才你咋突然挂断了呢?”

  “我,那个,你能出来下,我在你家楼下等你。”那几分钟很漫长,他也很害怕,但,就像个即将会被处死的囚犯。

  她走下楼来,上来就拉住他的手,他任由她拉着,其实他是贪恋这些的。

  “洛洛,我,我们分手吧。”他似乎感到一种无力感,无奈和悲伤充斥着大脑。

  “什么?你这个蠢货在说什么?”她急切的吼道,眼泪瞬间滑落,她是真的不配得到幸福吗?

  算了,我选择放手,他紧紧吸了口气,说吧“其实我只是跟你玩玩,你以为我会真的跟你认真,你一个卖身女……”还没等他说完,一个耳光狠狠的准准的落在他脸上。结束了吗,洛洛,我们真的结束了吧!

  “你混蛋,你个混蛋。”她心痛,卖身女,她一直以为他懂自己,原来一切不过是为了……呵呵,真是嘲讽,她的泪就那样流着,,她回到房间,无力的跌坐在地……这一夜是这样漫长,漫长的足够他放手,也足够她想通……她要去问清楚,为什么,可当他在街道上看到那一幕,她信了,是,就是结束了吧,他明明身边就有了她的替代品,还是跟她一样,脸上洋溢着幸福,“你这个混蛋。”

  确实之后的他们再也没见过,她随聂欣离开了这座城市,她想离开,这个盛满她所有绝望和悲伤的城市,当然还有那黑暗中唯一的暖阳,还有那一道黎明的微光凌浩宇,还有那隐匿的青春……但她大概也不明白,他用了多大勇气去放手,雇佣别人当自己的女友,编一些连篇的谎话羞辱她……这个世界每一秒都在错过,错过也许只是缘分不够罢了……悲伤刺疼了我的心,即使如此你还是对我说了慌耳边呢喃的声音太过诱人对你的思念已无力去停止即使你身在我旁, 却仍感不安让我站在最靠近你的地方对你说 只因想再次见到你的笑靥所以 我原谅你的全部总有一日你的谎言会全部收回我好害怕喜欢上你因喜欢你而受了伤无法忘却回忆抬头仰望却被天空灼痛了眼也流下了泪疼痛依然留于心中 ,存留于没有语言的那天的记忆至今为止一直喜欢你的事回首过去在 孤单的早上那缠绕指尖的问题,现在何处?

  如果以寂寞为理由 我尚能理解 闭上双眼我可装做看不到 e 即使不被你爱着我也想爱你爱你之后 便也想被你来爱思念已满溢 却无处释放痛苦太多却已无法摆脱我好害怕喜欢上你因喜欢你而受了伤无法忘却回忆的抬头仰望 却被天空灼痛了眼也流下了泪即使不被你爱着我也想爱你爱你之后便也想被你来爱 [思念已满溢 却已无处释放 痛苦太多 已无法动弹 可以的话 我想再见到你一次]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的方法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都有哪些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植物网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南昌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症状   成都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湖北癫痫病专科医院   济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郑州专业的癫痫病医院   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全国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怎么治疗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河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费用是多少   黑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   陕西癫痫病专科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