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个冷笑话_最新冷笑话|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故事 | 阴间鬼出,阳间莫入-明阅

来源:心情故事网   时间: 2020-12-03

  一

  世间有阴阳之分,日为阳,夜为阴。在夜晚的极阴之地往往会发生一些灵异事件。

  酆都古城,又名丰都鬼城,传说是人间与阴曹地府的交界处,是人间最为阴寒之地。据说每到夜晚子时,阴盛阳衰,酆都便会大开鬼门关。地府的厉鬼会游荡人间,某些奇人异士也能借助一些手段与器物进入阴界。到了鸡啼之时,阳气渐丰,鬼门便也会随之关闭。

  酆都旁有一个名为木鸡村的古村落,关于这个小村有个流传已久的故事。据说在千年前,世间出现了史无前例的七星连线。刹那间,天地阴阳颠倒。酆都古城阴阳之气交汇轮转,鬼门连开七日。那时,妖精鬼怪,魑魅魍魉肆虐天地,人间生灵涂炭,民不聊生。这时,有一位名为公输般的奇人用灵木做了一只木鸡放在了酆都旁的这个小村中。

  这只木鸡极为奇特,虽由木所造,却可日夜啼叫,鸡鸣之声可覆盖千里。说来也奇怪,厉鬼在听到这鸡鸣声竟纷纷颤栗,最后化作片片黄色纸钱。木鸡在恶鬼消散七日后的子夜里木纹开裂,最终爆裂为一堆木屑。厉鬼消散,人间重回太平。世人为了感激公输班的恩情,将村名改为木鸡村,在村口建了一座纪公输班庙。

  二

  时过境迁,千年岁月流逝。现代化科技改变了世界,自然也改变了酆都。因为独特的鬼怪文化,酆都也成为了着名的旅游区,鬼门关、哼哈祠、奈河桥等景点吸引了大量游客。随着酆都旅游业的发展,旧时的木鸡村也变成了着名的旅游城市——木鸡市。

  由于最近据天文台报道几日后夜晚会出现血色月亮,而观看血色月亮的最佳观测点就是木鸡市。大量旅客纷纷涌入木鸡市,想要目睹着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文奇观。

  然而木鸡市公安局最近可被一起连环杀人案件弄得焦头烂额。死者有六人,身上无任何伤口,但体内的血液全部从皮肤中渗出,血液染红衣服,就像是穿上了一件红色衣裳,极其诡异。

  此时,公安局局长黄阳正在公安局内部会议上大发雷霆。他把手上的文件摔到桌上,瞪圆老人只有黄豆大小的眼睛,用手指了一圈在坐的警员,怒喝道:“我不是针对谁,我想说在坐都是垃圾!垃圾!”

  ldquo;你说我养你们这群人有什么用?用来浪费大米?一个案子办了快一个月了,一点进度都没有!这案子可不是什么小事,现在全社会都在关注着。上头下命令了,再没进度,老子乌纱帽就不保了!”黄阳喝了口水,喘喘气补充道:“我头上的帽子没了,你们也不会好过。到时候都给我回家耕田去。”

  ldquo;哈哈”此刻,带着几分戏谑的笑声不合时宜地出现。黄阳刚缓下来的火气又被这突兀的笑声给激了起来,他一边在心中组织着骂人的语句,一边向笑声的源头寻去。当发现笑声发出者是那位一直坐在角落,穿着一身道服,默默捧着一本羊皮古书阅读的少年时,黄阳的火气又萎了下去,只能讪笑着道:“罗振小哥,你笑啥啊?”

  这小子虽然没啥职位,但却是上面总局派下来的,据说有些门路,会些周易八卦,奇门遁甲之类的奇术。这段时间,这小子可破了不少大案子,风头正盛,是领导身边的红人,可不是黄阳这些地方小局长惹得起的。

  ldquo;这不是一般的案件。”罗振顿了顿,继续道:“案子就交给我吧。”

  黄阳听后心中大喜,心想终于找到个替死鬼了,假如破了案子那自然是好,若万一破不了。上台怪罪下来,那就报这小子的名字上去。就算自己被论个办事不利,但起码局长的位置保住了。黄阳便马上挤出一个笑脸说道:“那行,那就交给你了。”

  ldquo;不过我要一个助手。”罗振说道。

  ldquo;谁?”

  罗振倒也不回答,直接走出会议室。不久后,罗振回来了,左手还拉着一个看起来约莫十来岁的小胖子。最后罗振把小胖子放开,看向黄阳,意思是就是他了。

  那小胖子嘟囔着“哎,罗振。你拉我干什么?我还在玩游戏呢。我的鲲都八十级了,就快进化成尸鲲了。”之后小胖子又对着黄阳说:“爸,你也不管管他。”

  黄阳也疑惑地看向罗振,问了句:“为什么是他?”

癫痫病患者应该怎样选择医院margin: 0px 0px 1em; padding: 0px; border: 0px; outline: 0px; vertical-align: baseline; background: transparent;">   罗振解释道:“这小胖子有点用,具体的我也不方便说。反正就是他了。放心,我会保证他的安全。”

  黄阳想了想,只能无奈地对罗振点了点头,俯下身子对小胖子说:“黄伟啊,你的罗振哥现在要破一个大案子,你配合一下他好不好啊。”

  对于黄伟这种刚步入青春期的小少年来说,破案可是一件有趣刺激的事情,他便满口答应道:“好啊好啊,我最喜欢破案了。告诉你,我柯南都看了九百多集了,精通各类杀人手法,熟知各种杀人动机。我跟你说啊,我现在就看个开头就只能判断出那个是凶手了。还有福尔摩斯......”

  然而,黄伟话还没说完,就被罗振强拉了出去。

  ldquo;拉倒吧。用不上你破案,你跟着我就好。”

  三

  子夜,在木鸡市的深林公园。

  天上的月亮被云遮去大半。路灯散发着幽黄的光,由于年久失修,灯光还不时一闪一闪。夜深了,也静了,能听到的只有路过的乌鸦发出的嘎嘎声和风吹过树叶所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有人在低语着什么。那风也带着寒意,当这风吹过时,就像是被一双极为冰冷的手拂过身体,让人不禁打个冷战。

  想来也没有人会有深夜游公园的癖好,所以公园内除了罗振和黄伟外,并无其他人。罗振手握寻龙尺,抬头望着月亮,喃喃道:“快了快了。”蹲在一旁的小胖子黄伟正拿着手机在看着中美合拍的文体两开花的西游记,听到罗振的话后,疑惑地问“什么快了。”

  ldquo;没什么。对了,小胖子。你相信这个世界有鬼吗?”罗振摇摇头,对黄伟说道。

  ldquo;不准叫我小胖子,我只是脂肪储存得稍微比较多而已。”小胖子把手机放回口袋中。“不信啊。大哥,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居然还迷信。作为共产主义的接班人,我们要相信马克思,相信科学。我可是无神论者。”

  ldquo;哦,这样啊。那你有没有发现死者们都是木鸡市的原住民。”

  ldquo;那又怎样,原住民那么多,也许是巧合呢。”

  ldquo;哦,那你有没有发现他们都是在阴年阴月阴日生的?”

  ldquo;所以呢?”

  ldquo;小胖子,你的生日是乙亥年十二月初二吧,好像也是阴年阴月阴日吧。”

  ldquo;……”

  ldquo;现在好像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了吧。”

  ldquo;……”

  罗振指了指天上马上就要被云遮挡的月亮说道:“现在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一个阴年阴月阴日生的人,在森林公园这样临河靠树无月阴气集聚的地方。你猜会发生什么?”

  正当黄伟想要说些什么反驳罗振的时候,月亮被云彻底遮住了。罗振手中的寻龙尺飞快地转动,与此同时,路灯突然熄灭,四周被黑暗笼罩。远处传来萧和笛的演奏声,这乐曲忽而节奏极快,声如洪雷,似万人哀嚎,忽而节奏舒缓,哀转久绝,似少女啜泣,随之是银瓶乍破般的唢呐声,像是新生儿来到人间的第一声啼哭,最后缓缓归于安静,像是病危的老人咽下最后一口气。短短的一曲便像是道尽人间疾苦!

  听到这音乐,黄伟那胖脸陡然变得煞白,颤抖着身子道:“大...大半夜的谁在放歌,还放这么吓人的歌,这是人听的吗?”

癫痫病哪家医院治得好 baseline; background: transparent;">   ldquo;这是另一个世界的哀乐,本来就不是给活人听的。”罗振表情凝重,如临大敌。

  ldquo;我现在相信世界上有鬼了。我好害怕,我不想死,我还年轻啊,我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摸过。”黄伟的脸早已被吓得没了血色。

  罗振护住黄伟。“闭嘴,我保你平安。”

  罗振的话语刚毕,远方就传来了少女的声音。

  ldquo;紫衣裳,绿衣裳,都比不上我的红衣裳。”这声音不大,像是从好几里外的地方传来。罗振抬起寻龙尺,寻龙尺猛然指向前方。

  ldquo;白衣裳,黑衣裳,都比不上我的红衣裳。”声音大了起来,应该就在附近,但是这声音是从四周传来的,难以辨别方位。此时,寻龙尺剧烈旋转。

  ldquo;蓝衣裳,花衣裳,都比不上我的红衣裳。”声音陡然出现在罗振和黄伟的身后!

  黄伟转头,一张苍白的少女的脸就出现在他的面前!黄伟被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抬头望去,竟发现少女脑袋下面便是后背,那脑袋竟是活生生地扭转了一圈!此时,少女的皮肤正在不断向外冒着鲜血,穿着的白裙被涌出鲜血染红,就像是穿上一身红衣裳!

  那少女俯下身子,用带血的手抚摸被吓傻了的黄伟的脸说道:“你也想要我的红衣裳吗?”

  ldquo;你的红衣裳,老子要了。赶快给老子脱下来!”罗振猛地一拳,直朝少女面门打去。

  罗振的一拳打了一个正着,力度之大,把那血衣少女打出几米开外。血衣少女倒在公园的长椅上,脸皮掉落,露出一张满嘴獠牙,长着三只眼睛,布满血疮的恐怖面容。

  这竟是一只厉鬼!

  罗振从怀中掏出八竿小旗,往空中一抛,大喊一声:“巽旗长!”那旗显然不是凡物,竟可迎风而长。不一会儿,这旗便长到十尺,落下直插地面,构成一八卦阵。

  罗振一脚踢向摊在地上的黄伟,一脚将他踢进阵内。“死胖子,死一边去。想活命就给我在阵内待着。”

  黄伟委屈地道:“叫我胖子可以,但是能不能不要加个死字。”

  那厉鬼站立起来,看到那八卦旗阵,震惊道:“公输传人?居然还没有死绝。”

  罗振后退半步,袖子中钻出一个木制小人。这小人全身布满奇特的文字与花纹,体内隐约传出雷鸣声。“震人出。”罗振的话语刚毕,无数雷光从那小人各关节中闪出,雷声轰隆。罗振手一指,那雷电木人化为一道惊雷向厉鬼扑去。

  那厉鬼见这此情景倒也不慌张,伸出长舌将那公园长椅一卷,向木人抛去。木人迎面撞向长椅,一道惊雷闪过,木人似刀入豆腐般将那长椅破为两半,直刺厉鬼!

  厉鬼随后一指,身上的红衣裳竟化为万千血丝,那血丝中还传来阵阵哀嚎痛哭声。那血丝极为灵活多变,似无数小蛇,眨眼间就缠上那雷电木人。血丝将木人层层包裹,形成了一个圆球,就像一个血色虫蛹。在那蛹内,血丝正极力地往往木人关节处钻,想要从木人的结构薄弱处彻底破坏它。

  罗振心中一惊,暗道不妙,急忙手中掐诀。半息的时间内,那木人身上的花纹竟似活物般在木人身上流动,随后所有花纹流转到木人眉心,化为一墨色小点。那墨色小点一出,木人身躯便不断产生裂纹,阵阵雷光从裂纹中涌出!

  厉鬼感受到不对劲,急忙将那血丝撤回,但就在血丝撤到一半时。木人碎裂,顷刻间,天上乌云翻滚,万千雷霆化为一道雷柱直射那厉鬼!

  罗振掏出一面镜子,镜中散出淡淡乳白光芒,将罗振罩住。先是见一道白光闪过,雷霆落下,随后传来震耳欲聋的漫漫惊雷声!雷电在公园中不断穿梭,所过之处皆是化为灰烬。树木倾倒,地面也因承受不住雷霆轰击而产生无数细小裂纹!

武汉治癫痫专业的医院style="margin: 0px 0px 1em; padding: 0px; border: 0px; outline: 0px; vertical-align: baseline; background: transparent;">   雷霆消散,尘土飞扬。罗振撤去镜子,望向刚刚的雷霆中心处去寻那厉鬼的踪迹。待到烟尘散去,厉鬼躺在地上的身影浮现。罗振看到后那身影后,心中大惊,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躺在地上的已不是厉鬼,而是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少女!而在少女的四周,无数黄色纸钱飘扬!

  这不是普通的鬼怪,而是千年前鬼门大开时跑到阳间的恶鬼!罗振暗道不妙,公输的秘术早已失传,自己不过是从古籍中习得些许皮毛。对付寻常鬼怪倒绰绰有余,但对上这种千年不死的老鬼,怕是十分棘手。

  黄色纸钱不断凝聚,最后聚成一个女子形象。随后,哀乐继续响起。

  哀乐传到罗振耳中,罗振竟感觉脑中一片眩晕,心中的嗜血,凶残的情绪不断涌起。这哀乐竟有乱人心神的作用!罗振急忙堵住双耳,哀乐被隔绝,凝神聚气,收敛心神。

  ldquo;不好!”罗振突然想起那死胖子黄伟还在八卦阵中。八卦阵可隔鬼怪,但是却不隔声音啊。罗振回头一望,发现黄伟竟走出了八卦阵,眼神迷离,口中念念有词“红衣裳,给我红衣裳。给我...”

  ldquo;你也想要我的红衣裳吗?”那团纸钱漂浮到黄伟身旁,女子空灵冰冷的声音传来。

  ldquo;不要!一个老爷们穿你妹的红衣裳啊。死胖子醒醒!”罗振大喊。

  但那黄伟依旧眼神空洞,仿佛没有听到罗振的任何话语,继续道:“想要...我想要,给我红衣裳!”

  黄伟的话语刚毕,那团纸钱尽数贴到黄伟身上,逐渐消失,像是融入了他的血肉之中,黄伟的皮肤也不断地冒出血珠。罗振急忙掐诀,准备着应付接下来的恶战。

  ldquo;啊!该...该死的公输班!你都死了千年了居然还要对付我!啊!啊!”突然,被附身的黄伟突然用半男半女的声音叫喊着。此时,他面容狰狞,表情痛苦,如遭重击。黄伟颤抖着,撕开胸前的衣服。从撕破的衣服中露出一个木制挂饰,黄伟挣扎着想要甩掉它,但那挂饰像是生根一般,死死地贴在黄伟的胸口。

  罗振定睛一看,发现那挂饰竟然是由千年之前公输班为灭百鬼而造的木鸡爆裂后的木屑所做。

  木鸡啼鸣便可除百鬼,那这与木鸡同根的挂饰想来也算是鬼怪的克星。

  一息的时间,那团纸钱便纷纷从黄伟那颇有规模的大肚腩中涌出。“该死!”那团纸钱叫骂道。

  罗振急忙施了一道烈风决,将纸钱从黄伟身旁逼开。随后,罗振一跃跃到黄伟身旁,手指弯曲,点向黄伟眉心。

  ldquo;我擦,我怎么睡着了?罗振哥你施法的时候真帅。对了,那老鬼呢?”黄伟醒来,观望了一下四周情况后疑惑道。

  罗振指了指那团悬浮的纸钱,示意黄伟那团纸钱就是那老鬼,随后又指了指黄伟胸前的挂饰说道:“你这个东西是怎么得来的。”

  ldquo;啊?我爸给我的啊,据说被个大和尚开过光,可以招财进宝呢。咋了?罗振哥,你也想要一个?我改天叫我爸再去买一个送你。”

  此刻罗振也没有过多的心思去追究这挂饰的来历了,如何解决这老鬼才是当务之急。罗振心中暗道:“这老鬼是从阴间炼狱跑出来的,以我的法力恐怕是无法招架的住。这厮在阳间活了千年,怕是早已不死不灭。唯一的办法只有......”

  想到这,罗振的眼中闪过一丝决绝,似是下了什么决定。

  ldquo;借我用一下。”话毕,罗振把那挂饰从黄伟胸前扯下,从袖口中掏出两张疾风符贴在双腿。顿时,罗振脚下生风,已极快的速度向老鬼冲去。

  老鬼见状,无数纸钱飞舞,从四周传来阵阵阴森的声音。眨眼间,上百个穿着红衣裳的鬼魂出现,面目狰狞,哀嚎着“给他穿上红衣裳!”“快穿上!”

杭州癫痫医院哪最好g: 0px; border: 0px; outline: 0px; vertical-align: baseline; background: transparent;">   ldquo;这千年内有过七次血月,每到血月出现的年份便是我法力回复之时。这是我用七次血月之年所杀的人的魂魄炼化的鬼侍。”老鬼阴沉道“这次看你怎么死!”。老鬼一声令下,那鬼侍便一窝蜂地涌向罗振。

  罗振一咬舌尖,吐出一口精血于指尖,以指为剑,与鬼侍厮杀。那鬼侍似乎只有嗜血的意识,极为残暴,往往数只一起迎着罗振的血指而上。虽然罗振往往能将起斩杀,但有时也会付出被撕咬的代价。当罗振将半数鬼侍斩杀于指下时,罗振身上已遍体鳞伤,伤口触目惊心,血也染红罗振的衣衫。

  ldquo;看,穿上了!他穿上红衣裳了!”“不够红,还不够红!”“变得更红,更红!”鬼侍们看到罗振的染血衣裳后变得更为兴奋,狂暴。

  此时,罗振已因失血过多而意识模糊,最终脚一软,摊坐在地上。就在鬼侍们想要继续扑上去的时候,老鬼大吼一声“退下!”,鬼侍们纷纷如退潮般消散。

  ldquo;哈哈,你这小子不知在哪学到这么多奇术。若是就这样被鬼侍吃了,还怪可惜的。”老鬼冷笑道“你这皮囊就交给我了!”随后,那团纸钱便附在罗振身上,最终融入其血肉。

  就在纸钱融入血肉的一瞬,罗振眼中绽出精光。“终于逮到你了!”随即,罗振掏出放在怀中的挂饰,置于眉心。“给我封!”

  ldquo;不!不!放我出......”“给......我封!”被附身后罗振不断喊叫,有时是罗振的声音,有时是那老鬼的声音。最终,老鬼的声音越来越小,仿佛被镇压了,但从罗振痛苦的表情和颤抖的身躯还是能够看出,这样的镇压只是暂时的。

  罗振瘸着被鬼侍咬伤的腿,一拐一拐地走向黄伟。“胖子,告...告诉你爸,案子破了。”

  就在黄伟嘴巴微张,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罗振打断他道:“回去吧,没事了”随后,罗振从袖中掏出一张符咒,贴在黄伟额头上。黄伟惊讶地发现他的身体居然不受控制地动了起来,走向了他家的方向。

  ldquo;胖子,你可是无神论者,记得忘了今天发生的事啊!”

  罗振瘸着,走向酆都鬼城的方向。路过处,留下滴滴血痕。

  四

  酆都鬼城,鬼门关景点外。

  看着这城墙上雕刻着无数鬼怪,做工讲究的鬼门关景点,罗振吐槽道:“这景点位置找对了,但这样式也未免太浮夸了。”

  罗振掏出一块黑色令牌,真正的鬼门关浮现在罗振眼前。那鬼门关只是一扇看上去已经过无数风雨摧残的破旧小木门,好像一脚就能把这鬼门关踢散架。

  ldquo;黑色鬼城引,只能进不能出。你居然想把我在关回阴间!”罗振体内传出那老鬼的声音。“你可知道你进去了也出不来了,从千年前那次鬼门连开七日后,鬼门就再没开过,只有手持黑白鬼城引的人才能自由进出。你这可是单向的黑色鬼城引。你进到阴间可会被万鬼噬心。”

  ldquo;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虽千万人,吾往矣。现在我是虽千万鬼,吾往矣!”

  ldquo;疯子!你就是个疯子!”

  话毕,罗振毅然进入了鬼门。最后随着一阵吱吖声,鬼门缓缓关上。

  在鬼门关闭后,一个身影出现。那身影赫然就是公安局局长黄阳!

  ldquo;还真有几分骨气。没有辱了公输这两个字。”黄阳赞叹道。“可惜了,只是我身上还有使命,不能去救你了,你只能自求多福,希望还有能见到你的那一天。”

  黄阳伸进怀中,掏出一块黑白令牌,那居然是能在阴阳两界自由进出的双向鬼城引!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植物网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南昌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症状   成都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湖北癫痫病专科医院   济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郑州专业的癫痫病医院   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全国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怎么治疗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河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费用是多少   黑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   陕西癫痫病专科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