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个冷笑话_最新冷笑话|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冬寒料峭 _影视书评 _散文在线_蜀韵文学网

来源:心情故事网   时间: 2019-07-16

 

  

  引子

  三年前,康桥喜欢上了一个名叫香儿的女孩。开始,香儿对他也有点意思,可是她又喜欢上了一个名叫周文的男孩。周文很会吹牛,爱说大话,还会哄,会骗,不久,两个人就如胶似漆,交往过从甚密了。康桥感到被冷落了,可也没有办法,那是她的恋爱自由。为了彻底忘了那段刻骨铭心的恋情,康桥每天躲在宿舍里,埋头苦干写日记,并且大声地读出来,借以忘记心里的伤痛。终于有一天,香儿知道了康桥所写的全是自己,于是一心想把日记拿过来,看看他究竟胡写了一些什么。在一个康桥去上班后的早上,拿着事先准备好的钥匙,轻而易举地打开了康桥紧闭的大门。谁知进去了后,却发现了一张康桥预先留下的一张纸条:“香儿!你要找的东西,我早已收好。”香儿想不到康桥有一种未卜先知的本领,慢慢地疏远了跟周文的关系,一心想和康桥再续前缘。然而,不久,康桥跳槽去了另一家公司,但他会“算”的本领却不胫而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他了。当然,他自己也感觉到了,时常会有人投来异样的眼神,然而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会有一双无形的黑手时常如影随形跟着他,他却一直没有查出那黑手的来路,毕竟他不是公安,可以采用刑侦手段去调查,然而黑手却是真实存在的。

  一、相遇在冬季

  在一个寒冷的冬季,康桥正躺在自家卧室的床上,欣赏着卡耐基所著的《人性的弱点》,却意外听见有人敲打窗玻璃的声音,还传来“小桥,小桥-----”的叫喊声。打开窗户,借着清冷的月光朝外一看,原来是同村的胖妞,因为长得很胖,看起来傻乎乎的,因此村里人戏称她叫傻妞,其实,她的真名叫徐梅,可惜这么好听的名字却没有人叫,时间久了,小一辈的竟然不知道她的真名叫啥。康桥疑惑不解地问:“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傻妞怔怔地问:“有人喊你打麻将,去么?”他除了看书以外,唯一的爱好就是打麻将,可那也只是在双休日的下午空闲的时候,现在却是晚上,而且外面天寒地冻的,哪里有缩在被窝里舒服,但他并没有一口回绝,只是吃吃地问:“是谁约的赌局呀?”傻妞却说:“三娘呀!其中还有一个女孩,我也不认识——你到底去不去?”傻妞催促道。这引起了他的好奇心,康桥连忙说:“去,咋不去呢?”当他想再问明白一些的时候,那个傻妞连走带跑地到庄前一户农家报信去了。

  外面,冷风飕飕,寒风彻骨,好像要把人冻僵似的;整座孤零零的山村都覆盖在寒冷的月光之下,显得静谧而冷清。当康桥来到那户人家的门口时,就听见了那条名叫“雪狼”的纯白色土狗的叫声,立即绷紧了他的神经,担心它会从某个角落突然窜出来,好在这是一个寒冷的冬季,它也赖“床”了。这时,他看见一个正在吃晚饭的女孩陡然探出头来,好像已经猜到叫傻妞去喊的那个人来了。迎面遥相对望的瞬间,那个女孩立即把头缩了回去,面带羞涩地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知道她满肚子装着心思的姨娘。

  原来,这个女孩名叫卜燕,是这户女主人的姨侄女,家住在城里,是来做客的。她不但生的貌美如花,而且还有一个许多人羡慕的大学生的头衔。由于天寒地冻,她的全身都裹在了一件厚重的绿色军大衣里,或多或少掩盖了她的美丽,好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外面有一层花瓣包裹着,却依然透露出她的秀气。

  牌局很快铺开,那个女孩时常拿眼睛斜睨着康桥,有意无意触碰他的手臂,让他顿生一种爱意,但他自知家境贫寒,母亲早逝,跟老实巴交的父亲相依为命,因此心里并没有产生任何痴心妄想,只是安心打牌,心中毫无杂念,何况女孩那样地娇艳欲滴,岂是他这个乡下土包子可以染指的。可是,这样愉悦的时光几乎天天上演,且那个女孩的姨娘癫痫病危害性很大,患上了癫痫病要怎么治疗呢?关照他:“我是你的三娘,又不是外人,空闲时,就来打牌。”于是,每当夜深人静,独自坐在床上看书的时候,他的心里就会产生这样的想法:“这个女孩是不是真的看上我了?”又联想到近几年暗中有一个无形的黑手一直跟踪他,时常还会考验他,心里又会这样想:“难道她才是那个黑手的女儿?”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一个月的时光早已过去,好像每天都重复着一样的生活,没有发生任何的改变。其实,生活中的一切都在悄悄地改变着,只是有些人没有察觉罢了。直到有一天,同村人秋雨也来喊他去前面那户人家打牌,并且这样说:“去撒,到那里谈女朋友去撒。”于是,康桥心想:“那个女孩肯定看上我了,要不然,怎么连他都看出来了。”

  来到前面,三娘的家里,牌局像往常一样铺开。本来萍水相逢,日后就会天各一方,康桥本来并不想打听她的芳名,由于秋雨的那句话,勾起了他的无限遐想,于是,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也许这是临时起意,显得有些唐突,但那女孩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只是有点含糊其辞,康桥并没有听清,于是又问了第二遍。这时,她的姨娘接过了话茬,说:“她叫武欣。”

  令康桥感到有点失望的是,她不姓卜,因为他一直怀疑自己身后的那个黑手就是自己公司里的总经理,卜总。但是,正因为三娘的接茬,康桥一直怀疑这是一个假名,可又缺乏足够的证据。

  二、冬天是那样地寒冷

  在一个冬日暖阳的下午,由于心里念念不忘那个女孩,反正闲着也没有事,康桥优哉游哉地到前面去遛弯。刚走了一半的路程,就从旁边一户农家蹦出了一位五十几岁的中年妇女,好像早已看出了康桥的心思,立即追着他喊道:“不要到前面去,那个女孩也是一个大学生,你就是想追,也追不到。”

  听到她那看不起人的难听话,康桥的心里别是一番滋味,刚沸腾起来的心一下子又沉了下去,好像整个身体已经掉入了冰窖,从头凉到脚,但他即没有扭头,搭理她,也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而是继续前行,因为他想起了三娘的话:“空闲时,就来打牌。”于是心想:“我只是去打牌,不行么?”。

  当他刚转过前面那一排楼房的墙角,一眼就看见女孩坐在房前的井边,依旧穿着那件厚重的绿色军大衣,而且三娘也在,细长的手臂上戴着一双长筒皮手套,洗着眼前一堆花花绿绿的衣服。康桥觉得跟三娘还是很谈得来的,而且两家父辈之间的关系一直处得很好,于是毫不犹豫地靠了上去。三个人在一起唠了一会儿家常,听三娘说,女孩是安徽天长人,可是康桥并没有从她的嘴里听出半点外乡的口音,因为她说的全是普通话,唯一的一句,也只是当三娘把所有的衣服洗好,晾晒起来之后,说:“姨娘,你的手脚真快,只用了半个小时,全部收拾停当了,真是:乖乖隆的咚,韭菜炒大葱。”康桥倒觉得这句话却是本地方言,难道安徽天长人也这么说?等姨娘走后,女孩又说:“今年,我将在这里过年,三十晚上,我们一起打牌,一边磕着香喷喷的瓜子,你说,好不好。”“当然好!”康桥巴不得听到这样的话,心里感到暖暖的,虽然这是一个寒冷的冬季。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当他再到三娘的家里时,却没有看见那个女孩,只有系着围裙的三娘独自一人靠着桌边在砧板上斩肉圆。三娘好像一眼就看穿了康桥的来意:他并不是来打牌那么简单!她毫无避讳直言道:“小丫头已经回去了,安徽天长,在离你上班的单位不远处的一个叫‘如意’超市门口的一个站台上的车,她根本不想走,一心想留在这里,硬是我打电话给她的父母,她才离开,要不然,在此过年,像什么样?”这分明是棒打鸳鸯嘛!想不到三娘的态度会陡然180度大转弯,康桥顿时木然,感觉到跟这个女孩的缘分应该到此终结了,一个身在治癫痫哪家医院正规是哪家远方的女孩只是偶尔到她的姨娘家来玩玩,以后再也没有碰面的机会了,又怎会演绎出一段美丽而浪漫的爱情呢?心里难免会感到无比的失望。

  然后,三娘话锋一转,讥诮地说:“想当年,我结婚时,那排场是多么地阔气,二十年前啊!村里的人刚刚解决温饱问题,三爷就用小桥车把我接回家,还带我去旅游,游香港,玩澳门,只可惜,你的母亲去世的早,家里也只是砌了前后二进的瓦房,要不然……。而我之所以喊你来打牌,也只是看在你母亲的面子上,那时,我刚怀孕,三爷在外面上班,家里没有吃的,你的母亲特意煮了一碗面条。”

  表面上,三娘是在感谢康桥的母亲当年的盛情,实际上是暗示康桥要他来打牌,并没有别的意思,不要瞎想。康桥并不是呆子,当然能够听得出她话里的弦外之音,而且还感觉到三娘的话又臭又漏,分明讥笑他一身的寒酸样,越回味,越觉得不是滋味,知趣退了出去,来到满天星斗的月光下,只觉得一股寒气袭上心头,令人不寒而栗。

  过了年,康桥一心一意把心放在工作上,而且比以前更加卖力,想多挣点钱把这个家搞好,也就渐渐忘记了那个女孩,毕竟他们之间的交往并不深,忘记人生中的一个匆匆过客,对康桥来说,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谁知,有一天,康桥竟然接到了一个奇怪的电话,不管他如何“喂-------”,在线的那头始终没有人说话,查了一下电话号码,竟然是安徽天长的,自己从来没去过那个地方,也没有亲戚朋友在那里,想来难道是那个名叫武欣的女孩,但他又想到这个名字未必是她的真名,在这迟疑之间,那边却断线了;等到下班,想再打回去,却在通话记录中找不到那个号码了,于是他常常怀疑一定是被常来家里偷看他日记的黑手给涮掉了,可黑手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由于种种揣测,康桥心想,那个女孩一定对自己是有点意思的,于是又来到三娘的家里,想从她的嘴里探听出一点虚实,然而三娘的态度依旧如故。他只能默默地听着,承受着被人的嘲讽,好像万根鞭子抽打在自己的身上一样,暗恨自己的无用,只得吹牛说:“我如果把家里后排的五架梁小屋翻建成楼房,那总可以了吧?”三娘正色说:“那是当然,而且在村里也会是头牌,别忘了你家前面还有七架梁的大屋。”

  可是,在康桥灰心失望朝家里走的路上,心想:“那也只是吹牛而已,我哪有翻新房子的能力,只怪当初自家砌房子时,村里那几个穷三狗捣蛋,老实巴交的父亲才会把房子砌成这样,现在要把后面的房子扒掉重砌,凭个人的能力真是难呀!”他知道父亲手里压根没有几个钱,于是向姐和姐夫求助,可他们只当作是笑话,压根没有帮助的意思。他的心里是那样地冷呀!真是比三九寒风吹在身上还要冷。

  三、冰天,雪地

  随着时光的推移,康桥依然无法忘记那段短暂的美好记忆,还时常到三娘家里去玩,希望从她的嘴里能够得到一些有关她的姨侄女的消息,好在三娘也不再那么尖酸刻薄了。此外,他就是每天晚上躲在不大的卧室里翻看各种书籍,以弥补学历上的不足,因为他只是上了一个并不被承认学历的成人大专。白天,他就努力赚钱,一心想靠自己的力量,在自家的后院树起一栋楼房,那时村里人应该不会再来捣蛋了吧?毕竟后边那块所谓的石边地已经用一块菜地换了回来。

  可是,现实是那样地残酷,还没有等他赚够那份钱,不幸却又接踵而来。父亲又得了严重的肺病,这几乎花光了他所有的积蓄,四年后,因为病情恶化,还是撒手人寰了。每天下班回来,看着空荡荡的和村里楼房林立显得格格不入的几间旧瓦房,康桥真是欲哭无泪。他早已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可是照他家的光景,谁会愿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呢?

信阳市中心医院癫痫科怎么样;MsoNormal/"">  不过,他还有一线之生机,就是那个显得有点虚无缥缈的黑手,这可算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果然,那个黑手似乎真的来救他了。在一个白雪纷飞的冬日,康桥的师傅受人所托帮他介绍一个名叫香儿的女孩,这立即触动了埋藏在心里多年隐情,心想:“难道黑手真是香儿的父亲?现在又来找我了!”

  康桥本不想再见那个曾经移情别恋的香儿,想当年,由于失恋,心里非常不好受,他便辞去了工作,在社会上瞎闯了几年,也没闯出任何名堂,还浪费了好多大好时光。现在,耳边时常想起三娘的那一番很伤他自尊的话,于是决定忘记那段不愉快,放下心理包袱,去包容她,男子汉本来心胸就要大一点嘛!如果要是找一个像黑手这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女儿,朝三娘面前一站,岂不是大快人心!

  他充满期待地把浑身上下收拾了一遍,来到预定的约点,足等了半个小时的光景,才见师傅领来了一个钟无艳式的美眉,压根不是他认识的那个香儿,他的心立即碎了,真有一种被人开涮的感觉,想来,黑手原来也是那样地不可靠。

  不久,那个从小到大一直看不起他的姐也帮他介绍了一个对象,张娟,她是一个寡妇,男人因为得了癌病而去世,留下了一个才五岁的小女孩,也许在姐的眼里,还是年轻小伙的康桥也只能般配这样的人家。当时的康桥也渐渐看透了人生,对于找一个还待字闺中的大姑娘,有点儿心灰意冷,而且他一心想离开这个倒霉的村庄,因为已经有几个大妈级的人物开始嘲笑他这个有点老的光棍了。“随便找一个人娶了,何必再挑挑拣拣。”许多好心人这样规劝他。康桥心里也不断地想:“凭我的人品还是相当不错的,只是家庭条件差了点。”同时又想起了汉代颇有名声的陈平,他不是也娶了一个寡妇吗?何况寡妇又怎么了?一样不低人一等,靠自己的双手吃饭,只是自己的命运差了一点。

  谁知,康桥和张娟相处了不久,村里的闲言碎语竟然传到了十里外的户牖乡,有人说:“康桥只是一个整天闷在家里看书的呆子,又不懂农事生产,怎么能撑门抵户?”尽管康桥一再辩解:“书到用时,方恨少;多看一点书没有什么坏处。”张娟却一脸不屑说:“那你什么时候,有用呀?”

  在即将谈婚论嫁的时刻,张娟逼着康桥先拿出五万元,把她家的那一栋二层小楼装修一下,才肯领证。老天!康桥哪能筹到这么多钱?如果有,他又何苦来到她家做上门女婿,早在自家砌房子了,把老婆迎进自家的门,岂不更好?何苦到此受闲气!

  在一个冰天雪地的黄昏,再次失恋的康桥觉得再住在家里甚感无趣,于是,搬着他的行李,离开了那个居住了28年的村庄,在公司附近找了一个地方,安顿了下来。

  四、融雪

  康桥在公司里每天起早贪黑,辛勤工作,通过不断地努力,六年后,终于积累一笔可以砌房子的资金,于是,在一个冬雪开始融化的季节,又回到村里,凭一己之力在所谓的石边地上树起了一栋二层小楼,不由得让人刮目相看。这也算是筑巢引凤吧!有了自己的固定资产,还愁美女不来。

  果然,上门提亲的媒人纷至沓来,其中不乏美女,只是没有一个和康桥对上眼的。后来听说,三娘的姨侄女又来了,就住在她的家里。想起当年的甜蜜情景,康桥不由得想再见她一面,也算了却一桩多年前的心愿。也许她早已经为人妇,为人母了吧?所以康桥对她没有抱一丝幻想。

  当他进去后,看见那个依旧非常熟悉的身影正围坐在桌边吃着晚饭,可并没有发现臆想中的丈夫和小孩——后来才听说她那家医院治癫痫好还是一个未出阁的黄花大姑娘。康桥本能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闲聊起来。三娘说:“那个名叫徐梅的傻妞嫁给了同村人秋雨,成了那个五十几岁的中年妇女的儿媳,可是,在一个月前,已经跟一个外地人跑掉了。”“啊!还有这种事。”康桥一直住在外面,当然对村庄里发生的事知之甚少。三娘接着说:“想当初,秋雨可是一个小老板,在村里可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却因为经常外面豪赌,欠了一屁股的外债,现在连家都毁了。”“正是: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康桥心想,“这也算是报应吧!上代坏事做多了,影响下一代了。”

  过了几天,康桥正在自家的厨房里烧晚饭,那个姨娘的姨侄女走了进来,很大方地说:“听说,你家的房子砌得很不错,我想来看一下。”康桥边领她参观,边问她芳名。“我叫卞燕。”她说得非常清楚,康桥也听得非常真切,可他仍然怀疑:“她真的姓卞,不姓卜,跟厂里营销部卜总没有丝毫的关系?”她楼上楼下看了一遍,只是说:“就是小了一点。”然后,就离开了。

  这一幕却被康桥的大妈看见了,她当时正在门前的菜地干活,急得不得命了。等到女孩走后,大妈居然立即跑到窗口大声地喊:“你不到镇上去吗?上次,不是有媒人给你介绍一个对象了吗?把人家接回来呀!”听了这话,康桥很反感,躺在床上懒得理她,只是回应说:“那个,早就不谈了。”这声音早惊动了左邻右舍,问:“什么事啊?”大妈振振有词地说:“前面三丫头的姨侄女来过了,把他的魂勾掉了,叫他去镇上也不去了。她是什么人呀!长得又好看,又是大学生,怎么可能跟他谈恋爱?听三丫头说,她的眼光非常高,家里曾经给她物色过一个男孩,可是一个公务员,只是因为上楼时,用手搭了一下她的肩膀,她就说:‘男孩不规矩。’坚决不肯谈了,这样挑剔的女孩,又岂是他想得到的。”听到这一切,耳朵灵敏的康桥闷闷地想:“又是一个做坏事的!”

  谁会知道,那个女孩一心想嫁的就是康桥,她小的时候经常来玩,算是青梅竹马,后来,年龄大了,知道男女有别,也就很少在一起了。可是,这事只有康桥渐渐想明白了,外人却很不理解:“她怎会看上他呢?一个孤儿。”

  为了证明给村里人看,康桥可谓费尽心思,终于想出了一条隔山打牛之计。他每天躲在家里写他当年的过往,其中这样写道:“想当年,那个名叫徐梅的傻妞喊我去打牌,实质就是暗中的那个黑手有意安排的,让我跟她女儿,其实真名叫卜燕的女孩,有了交往,但是,为了考验我,能否依靠自己的能力挑起大梁,就故意安排了三娘的那一番言语,为难我;为了考验我,能否破解背后黑手之谜,故意让你的女儿使用假名----”。

  写好后,康桥给卜燕发了一条短信,故意这样写道说:“卜燕:你好!我写了一篇关于你和黑手的文章,就在我的电脑里;卜健,卜总,你认识吗?也许你会说不认识,但我认识,呵呵。”

  黑手果然上钩了,等康桥上班走后,开着私家车来拜读他的文章。当然,这一幕早被村里的男女老少看见了,纷纷揣测和议论,慢慢地,康桥和卜燕的恋情终于浮出了水面。这时,全村的人,都沉默了!

  但是,康桥并不想通过和卜总的关系而谋求一份好的差事。在这十年里,康桥通过自身的不断努力工作和学习,不仅丰富了他的理论知识,也积累了大量的实践经验,他要靠自己的能力和智慧开创属于他个人的一片蓝天。

 

 

TAG标签:

【审核人:】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如何治疗   郑州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贵阳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治疗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甘肃癫痫病医院   兰州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长沙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